借短视频攻入抖音与快手"腹地",B站能再次"破圈"吗?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0-12-28

去年,B站靠跨年演唱会顺利"破圈",年底将至,2020年B站跨年演唱会也会如约而至。在跨年之前,B站最近一个新动作吸引不少关注。

据Tech星球12月25日报道,近期B站正在测试短视频播放界面,用户在观看视频时,可以将横屏播放切换为竖屏播放,并且可以上下切换视频,界面与抖音相类似,播放时长集中在5分钟以下,支持显示弹幕。

在横屏视频战中占据一定市场份额后,二次元网站B站也在加大对短视频的布局力度。而在短视频领域,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竖屏短视频平台已经在该赛道站稳脚跟,筑起了相当程度的竞争"护城河"。

B站加码对于竖屏短视频的布局力度,背后的逻辑是什么?B站推出竖屏全面屏模式相比于抖音又有哪些优势?未来的竖屏短视频赛道又会发生哪些变动?

二度进攻短视频,"小破站"要逆天?

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小破站——B站,又要开始搞事情了!不过,这次不是邀请撒贝宁担任跨年晚会主持人,而是推出时长5分钟以下的竖屏短视频。

在年初被授予"破圈"称号的B站,在年末似乎又想再次"破圈",这次B站将视线转向了抖音、快手的"腹地"——短视频。在短视频赛道,抖音、快手无疑占据了头部地位,而在双寡头的市场竞争格局下,美股研究社认为B站进军短视频的背后逻辑或许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碎片化"闲暇方式成主流,B站二次进军掐准时机

在忙碌的都市青年中,完整的、大块的娱乐时间被严重压缩,而碎片化的间断式活动成为当代青年人主要的休闲形式。这也就意味着年轻人用于观看长视频的时间在缩短,或者说动辄30分钟、1个小时的长视频已经不太适应于当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各大平台对于用户碎片化注意力的争夺越来越激烈,在每个App上使用的时长对于每家产品而言,显得弥足珍贵,像微信、微博也开始推出视频号,通过短视频留住用户,长视频显得有些不合时宜,而B站作为以长视频为主基调的平台,尝试短视频也是为了抢夺用户这些碎片化的时间。

其次,对于B站的视频内容创作者而言,相较于长视频,5分钟以下的竖屏短视频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内容创作者的准入门槛,在内容愈发成为平台核心竞争力的当下,数量庞大且内容类型较为丰富的创作者队伍是各大视频平台正在发力的重点。

在试验竖屏播放短视频之前,B站还推出了视频剪辑产品"必剪",其目的实际上就是为了降低视频的创作门槛,将短视频这一模式更好地铺展开,形成一个从低门槛创作到一键转发到平台的闭环。

之前,B站对于短视频的尝试就已经在进行,只是从成效上而言并不能称得上成功。B站在早期推出过一款独立短视频App——"轻视频",这也是B站在短视频领域的正式尝试。推出两年多,用户在轻视频的使用上褒贬不一,更多的问题在于视频内容的丰富度不及抖音、快手。

而此次进军5分钟以下竖屏短视频,可以说是B站的二次尝试,也表明了"小破站"的野心。此时二度进军,或许在于B站的用户数量上也遇到增长面临一些压力。Q3季度,B站月活跃用户(MAU)已经达到1.97亿,同比增长54%,环比增长15%,较前两个季度增长有放缓。

用户规模是B站创造商业价值的关键数据,为了破圈实现用户增长,B站也是在视频内容、游戏层面都不断扩张。在这个层面下,这也不难理解B站盯上短视频的动机。

二、短视频吸金强悍快手估值达500亿美元,B站跟着"眼红心嫉"

短视频的火爆,背后的短视频平台的"身价"也水涨船高。据媒体报道:快手于11月5日向港交所递交IPO招股书,上市日期有可能在一月底。坊间流传其估值为500亿美元。而截至美股研究社发稿,B站的最新总市值为284.93亿美元。

在高估值背后,这与短视频平台的用户规模紧密相关。据研究机构CBNData的数据,截至6月份,快手App的月活跃用户为4.3亿,而抖音的月活跃用户超过5亿,字节跳动CEO张楠9月15日公布的抖音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内,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6亿。从目前市场信息来看,抖音估值远高于快手。

500亿的市场估值再次体现了快手的商业价值,而快手的商业价值主要体现在两项业务上——直播带货和广告收入。

2019年全年,快手的广告收入为130亿元,2020年全年的目标广告收入为400亿元。而据B站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其全年营收为67.8亿元,其中广告业务收入为2.9亿元。

而从直播带货收入来看,B站2019年电商收入为2.9亿元,同比增长241%。以快手头部主播辛巴为例,其2019年直播带货GMV为133亿元,美股研究社虽无法查询到快手平台2019年直播带货业务的收入,但从直播带货的GMV的来看,其净收入高于B站是显而易见的。

今年是"电商直播元年",在"短视频种草,直播带货"的模式里,抖音表现出强劲的带货能力,全年电商板块GMV收入为1500亿左右。

直播带货和广告流收入,撑起了短视频快手500亿美元的估值,也让处在扩张期的B站馋得口水直流,B站2019年电商241%的同比增速,表明B站对于发展电商的迫切心情,发展短视频,或许可以利好其电商业务。

欲分割竖屏短视频"江山",B站这场破圈之战能赢吗?

从长视频赛道切入短视频,虽不是B站的第一次尝试。但外界和投资者最为关注的话题,莫过于B站这次推出5分钟以下竖屏短视频,能否在快手、抖音双寡头几近垄断的短视频赛道能否杀出一片天呢?

美股研究社认为,商场如战场,没有人能够准确的预测一场战争的胜负,但或许可以从目前双方的底牌来探讨其获胜的概率及可能性。

据B站三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月活用户同比增长94%,达1.97亿;其中,移动端月活用户同比增长61%,达1.84亿;与此同时,日活用户达5300万,实现42%的同比增长。

据QuestMobile统计数据,2020年3月抖音月活跃用户数达到5.18亿,同比增长14.7%,月人均使用时长为1709分钟,同比增长72.5%。

快手月活跃用户数达到4.43亿,同比增长35.4%,月人均使用时长为1205分钟,同比增长64.7%;B站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21亿,同比增长32.%,月人均使用时长为978分钟,同比增长41.5%。

在月活跃用户数量上,即便快手、抖音的增速已经放缓,但B站相较于快手、抖音两大平台还处于弱势。美股研究社认为,短视频的人均使用时长、活跃率等优势,是B站想要进军短视频的重要原因,同时B站也想借短视频在用户数量获取上更进一步。

除去平台视频受众,平台视频的创作者也是影响其未来发展态势的重要一环。足够的经济利益的获取是驱动视频内容创作者入驻平台的重要变量。

而在短视频商业变现上,快手、抖音相较于B站有着天然的优势所在。背后的原因在于B站起源于二次元内容,其形成的社区氛围和规则,天然制约着创作者的变现。此外,最初的视频创作者的目的也并非出对商业变现的渴求,更多的是相同兴趣爱好的驱使。

抖音、快手自创立之初,内容层面相较于二次元的B站更加多元化,而内容的多元化也在相当程度上降低了准入门槛,使得能够诞生庞大的视频内容创作者,这是快手、抖音相较于B站的又一优势所在。

据2019年一份报告显示,按月活用户量计算,快手的单个月活用户价值为71.5美元,B站单个活跃用户价值为67.44美元,抖音单个月活用户价值为77.22美元。在这一组数据对比中,B站又处于下风。

可以看到的是,短视频和长视频在诸多层面还是存在差异,而B站和抖音在各自的领域都树立了较强的竞争优势,取代对方的地位都是难事。而未来如若要在对方的领域占据一席之地,唯有增量市场的不断扩大。

文章来源:美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