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字节、B站又牵手芒果TV,“奈飞门徒”欢喜传媒何时出师?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1-01-05

2020年,对于视频平台而言,是变革之年,也就是在这风云诡谲的一年里,影视内容投资、制作公司欢喜传媒的存在感颇强。

年初与字节跳动达成合作后,今年8月又获得了B站5.13亿港元的战略;12月11日,旗下的欢喜首映也分别与华为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及与小米达成合作协议,在视频领域业务进行合作。

长袖善舞的欢喜传媒并没有停下脚步,据36氪报道,1月4日,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宣布与芒果TV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并在"芒果TV"APP及湖南快乐阳光运营的湖南省运营商互联网电视业务的全部终端设立"欢喜首映"专区,从内容专区所产生的收入经扣除相关成本后由双方进行分成,战略合作协议为期三年。

事实上,芒果TV是继华为视频和小米视频后,欢喜传媒在视频业务领域再度携手的重量级伙伴,但欢喜传媒在过去一年已经把很多头部内容分了出来放在其他平台上播放,为什么会仍然选择与芒果合作?随着全球影视行业的窗口期缩窄,致力于流媒体发行的欢喜传媒是否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奈飞"?

长袖善舞,欢喜传媒拓展新空间

回顾2020年,欢喜传媒之所以选择与字节跳动合作,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当时疫情促使许多院线撤档,而字节跳动向欢喜传媒支付了 6.3 亿元人民币,使得欢喜传媒出品的电影《囧妈》宣布在字节跳动旗下的多个平台在线首播,"院转网"虽然缓解了欢喜传媒的业绩压力,但也招来了全国不少院线老板的联手抵制。

后来与 B站合作,则是看中了B站的用户群体,B 站的观众更年轻,跟欢喜首映用户的重合率不是特别的大便于欢喜传媒了解空白群体的偏好。

而华为与小米都是智能手机市场的佼佼者,三季度小米手机全球出货量同比增长45.3%为4660万台,以13.5%的市场份额力压苹果,成为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销售排行榜的第三名。根据Counterpoint公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市场份额与增长报告,华为智能手机的市场份额也达到了14%。

可以说这两大巨头手上掌握着大量的用户入口,这种用户入口,特别是智能电视和智能手机,实际上有着非常强大的市场意义,如果能在内容上面给这两大巨头提供服务的话,欢喜传媒完全可以掌握当前家庭的重要入口。

在这样的背景下,欢喜传媒与芒果TV达成战略合作自然有其谋求的地方。截至今年8月,芒果TV的DAU达5355万人,超过优酷的4481万人,已经成为实质上的第三。在资本市场上,芒果超媒近一年的股价最高上涨超过128%,特别是在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期间,其股价在30天内就上涨了30%。

在爱优腾等长视频平台中,凭借着优秀的成本控制能力,芒果TV已经率先盈利。据芒果超媒发布的三季报,前三季度营收94.71亿元,同比增长15.0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6.12亿元,同比增长65.39%。

与高歌猛进的芒果TV合作,欢喜传媒在植入广告、联合推广、异业合作等资源方面确实有了一定的保障,但就业内人士角度来看,这项合作欢喜传媒真正要想达到的目的更偏向于为依赖自身电影资源而诞生的流媒体电影APP欢喜首映铺路。

发力流媒体发行,欢喜首映能否成为中国版"奈飞"?

流媒体发行的可能性其实在奈飞上已经得到了初步印证。截至今年上半年,奈飞会员1.82亿,而排名第二的Disney+仅5450万。

这样一骑绝尘的用户规模正是由于其对于自制内容的长期投入,2020年奈飞预计在原创内容上投入173亿美元,这比投入规模第二大的亚马逊Prime Video高出近100亿美元,而迪士尼的年度内容预算仅16亿美元左右。这使奈飞形成了较高的内容壁垒。根据Parrot Analytics数据,2019年,其占据全球流媒体原创内容市场份额的61.3%。

但影视公司筹办流媒体平台,欢喜传媒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2014年12月24日,光线传媒与奇虎360签署《合资协议》,共同出资设立"先看网络"。不过由于光线传媒本身缺乏互联网基因,这场合作不到一年后就宣告失败。

相比于光线传媒,欢喜传媒在内容上确实有一定的优势。不仅绑定以及签约宁浩、徐峥、张艺谋、贾樟柯、陈可辛、张一白、王家卫、王小帅等中国一线名导,而且还接连推出了《囧妈》、《疯狂的外星人》、《夺冠》等多部头部院线电影。

截止2020年11月5日,欢喜传媒宣布"欢喜首映"平台的付费用户已累积超过430万,2020年首十个月,"欢喜首映"平台的新增付费用户更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约170%;而"欢喜首映"APP(流动应用程式)的总下载次数已超过2400万。

虽然如此,但现在的欢喜传媒距离奈飞还有非常远的距离。一方面,细究欢喜首映APP的市场表现,七其所有版本评分仅为3.9。主要源于作为独播平台,欢喜首映APP的新片上线较慢,片源数量较其他平台而言十分有限。虽然欢喜首映加入了一些国际纪录片内容以丰富内容库,整体与主流视频平台的资源的丰富程度仍然不是一个级别。大多数用户只为了某一部影片而来,并不愿意续费。

另一方面,欢喜首映的自有活跃用户规模太小,头部电影相当于宽水池进了窄道。这些电影同时上线主流视频平台取得的收入大概率会更高,欢喜传媒为打造出自己的流媒体平台必然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短期收益。

总而言之,欢喜传媒在内容上的实力已经得到了市场的验证,但想要成为下一个"奈飞",仅凭借优质的内容输出是不够的。从如今欢喜传媒频繁与外界"联姻"的动作来看,意味着独播权大量放出给合作方,这或将导致未来一段时间内欢喜首映也将失去重要竞争力。

文章来源:港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