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巨头纷纷高调入场,唱吧能否借IPO重回在线K歌“C”位?

来源:A5用户投稿 时间:2021-06-08

低调许久的国内线上K歌鼻祖唱吧,近期变得异常高调。

5月31日,正式宣布演员迪丽热巴成为品牌代言人,消息一度发酵成为社交平台热搜话题,截至目前,热搜阅读次数超2.4亿次,讨论次数166.8万,唱吧官宣微博获超4.2万评论,远远高出日常最多三位数的评论。

与此同时,公司透露将在下半年推出主打性价比新品牌“小唱”,进行硬件产品品牌升级。

而随后上市消息的传出,唱吧俨然进入了“高光时刻”,6月3日,唱吧CEO陈华称,目前唱吧已经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未来将在创业板上市。

据悉,唱吧此次发起IPO并不是首次,早在2016年、2018年曾两次冲击创业板,最终都不了了之。

那么,如今高调回归大众视野的唱吧是否给市场准备了动听的旋律?未来又能否撑起“在线K歌第一股”?

“在线娱乐”成常态,K歌软件迎风而起

经过去年疫情的催化,线上娱乐、线上教育等业态都已快速渗入大众的生活场景。

就拿游戏来讲,据《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20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6.65亿人,实际销售收入2786.87亿元,比2019年增加了478.1亿元,同比增长20.71%,成快速增长之势。

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及增长率

而作为在线娱乐的细分领域,在线K歌一直备受年轻一代的喜爱,对比线下KTV,线上K歌能实现随时随地唱歌的需求,独有的录歌功能,更是增添了娱乐性和社交趣味性,成为了在“躺平”哲学里难得的动力源泉。

特别是疫情期间,居家经济红利的到来,线下娱乐停摆,在线K歌迎来井喷,根据国家互联网信息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6.58亿,较2020年3月增长2311万,占中国网民整体的66.6%。

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BigData-Research)发布《2019年度95后用户K歌洞察报告》。报告显示,我国在线K歌用户规模超过3亿人,其中95后已经成为主力用户群体。

来源:比达咨询数据中心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中老年群体成为新的K歌市场主流,其疯狂程度丝毫不亚于年轻人对游戏的热情,去年,酷狗推出的专属中老年音乐软件“酷狗大字版”,截至2020年6月,下载量突破1000万。今年3月获千万元Pre-A轮投资的锣钹科技,其“自乐班”产品发布仅67天,即在音乐付费应用榜排名第一,用户中80%为老年用户。

由此来看,老年用户的崛起,K歌市场又将迎来新一轮的经济红利,根据AgeClub研究团队数据,依据不同创业公司分析,50+中老年群体爱音乐、唱歌规模达到了2亿,且从各大线下KTV中中老年占主体地位来看,市场空间或超百亿。

这也意味着,在线K歌这一细分领域在经过疫情的催化之后,正在重新给市场带来更多的一些想象空间,这或许也是唱吧选择三次冲击IPO的主要原因所在。

获明星股东“站台”,多元化发展却仍受阻

虽说在线K歌的用户规模在增长,却是一个小众领域,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它是一门被市场看好的生意。

作为创投圈的明星项目,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唱吧共公开8轮融资,背后投资方包含红衫资本、蓝驰创投、梅花创投,此外还包括何炅、汪涵、谢娜、姚明等明星投资者,估值也一度高达43亿元。

为寻求更多经济增量,唱吧的多元化道路由此展开。此前,与麦颂KTV达成合作,高调宣称“要在五年内开出2000家门店”。

本着差异化的打法,唱吧有足够的信心能打通一条线下业务,但后期的表现来看,根据创始人2020年直播时所说,唱吧麦颂KTV有500余家店,远远达不到曾经的设想,而其替代性强,并不属年轻一代娱乐刚需,也极大的缩小了其想象空间。

其多元化的另一步,则是进军游戏领域,2015年推出塔防类轻度手游,由于存在感过低,即使免费也未能激起多大水花。

在后期的千播大战之际,唱吧为抓住风口,上线“火星直播”App,在各大直播平台砸重金签约主播时,唱吧由于管理层保守观望心态未能加大投入,这也使得此项业务并未发出多大声音,市场在轮番比拼过后,形成了斗鱼、虎牙等头部玩家格局。

踌躇不前之际,转而回归线下,是唱吧此时想到的最好答案,投资迷你KTV“咪哒Mini”,布局在影院、游戏厅等场地,由于商业模式易模仿,且面临友唱、WOW屋等强劲对手等等,其并未能为唱吧带来多大的增量。

在后来的短视频风口上,唱吧则是完全没有摸到,其中的玩家快手、抖音在短短几年一跃成为短视频领域的双寡头,如今两者DAU加起来超7亿,地位更是一般玩家难以企及。

以此来看,在线K歌领域如鱼得水的唱吧,在多元化发展上却不断试错,并未能走出一条行得通的道路,为其获取更高的估值,这也或是其屡冲IPO未能顺利进展的原因,且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唱吧接下来又该如何盘算?

在线k歌市场成巨头厮杀新战场,唱吧如何撑起“K歌第一股”?

随着目前在线K歌市场潜力的浮现,众多流量巨头也开始涉足。

今年5月,快手在“回森”之后推出第二款音乐APP小森唱,主打音乐社区,具备音乐播放、音乐智能创作等功能,其在线上K歌领域动作频频足以可见巨头的野心。

而在此之前,阿里曾推出过弹唱应用唱鸭,可以进行边弹边唱,2020年6月,网易云音乐发布独立K歌APP音街,主打年轻人喜爱的K歌社区。同年,抖音APP上线“抖唱”,以实现异步同唱,今年年初,字节跳动音乐社区产品“飞乐”进入测试环节,将成为抖音新音乐业务。

俨然,在线K歌市场已经成为各路玩家争相下注的新战场。

事实上,这也是对用户群体的争夺。目前不论是95后还是下沉市场的中老年用户,都表现了对在线K歌浓厚的兴趣,作为娱乐社交的一个分支,也是流量巨头们不愿错过的机会。

但对于唱吧而言却带来了更大的市场竞争压力。何况,在现有的K歌软件排行中,唱吧相比全民K歌而言依然是存在一定差距的。

据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2021年4月底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3月份全民K歌活跃用户数行业大幅领先,月活用户数达13543.8万人,唱吧位列第二,为3037.3万人。此外,酷我K歌、天籁K歌和唱鸭分列3-5位,月活用户均超300万人。

不过,虽与全民K歌虽存在较大差距,但我们依然能看到其现在的地位也是后来者难以企及的,先发优势为唱吧形成了一套完整生态系统,除原有的K歌、连麦、弹唱、录唱等功能之外,也在硬件方面发力。

根据唱吧目前营收来看,主要的收入来源于唱吧软件打赏及小巨蛋硬件产品的利润,且两条营收线比例基本持平,并行前进。

特别是2020疫情的到来,全国线下娱乐场所关停,唱吧线上业务开始回暖,硬件业务唱吧麦克风出现“卖爆”的情形。在2020年天猫双十一销量上刷新记录,排名天猫影音行业第八名。

但相较于网易云、酷狗的耳机,Spotify的车载音响、小度智能音箱等 而言,唱吧硬件上产品的单一,多集中在麦克风品类,而软件业务又面临同质化问题,未来的增长空间仍缺乏想象力。

此外,行业蓬勃发展之下,也必将受到政策监管,2019年,中宣部版权管理局、文旅部管理司共同举办“卡拉OK领域版权工作座谈会”。前不久,内蒙古自治区发展改革委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公布了《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并对此公开征求意见。

随着行业监管的完善,虚拟货币正纳入监管范围被提上日程,一旦政策趋严,依靠虚拟货币打赏的K歌平台或将面临新的难题。

总的来看,两度错失移动互联网流量风口,在腾讯全民K歌的降维打击之下,曾经的在线K歌顶流渐渐从一线隐退,如今市场又遭其它巨头侵入,前狼后虎之下,唱吧的地位虽一时半会难以超越,但随着竞争加剧、政策监管之下,唱吧冲击资本要讲出动听故事或还需新的底气。

文章来源:IPO捕手,转载请注明出处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