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入云计算,直面阿里腾讯,字节跳动赶个晚集能搅局吗?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1-06-12

今年5月24日,有消息指出,字节终止了与阿里云的数据存储合作,坊间议论纷纷——字节这是要自己另起炉灶搞云业务?现在,这个消息似乎有了佐证。

6月10日,据《晚点 LatePost》报道称:今年9-10月火山引擎将正式上线云计算Iaas服务,火山随后仅发声“目前还没有推出”,但上一次回应相关事件时,字节曾明确表示没有做公有云的计划。对字节如此体量的巨头来说,市场默认它早晚会入场云计算。

那么,如果传闻为真,字节杀入云计算的动机与依仗是什么?在云计算市场已经被头部玩家亚马逊、微软、阿里、谷歌等巨头把控的情况下,它想要升起这朵“云”,会面临什么挑战?

赶个晚集入局云计算,字节跳动欲打造新的增长曲线

云计算赛道的火热不用多说。

根据调查机构Gartner的报告指出,2015-2020年,全球云计算市场渗透率由4.3%上升至13.2%,2021年,这个数字将提升至15.3%——基数与增速都不太高,背后的原因是,除了互联网行业,大量有需求和潜在收益的传统企业、机构等没有进行云改造的能力和计划,这给了云计算玩家入局的机会。

以上只是背景,吸引字节的更可能是,发力更早的科技巨头都借云计算走出了新的增长趋势,这对字节跳动诱惑力很大——字节系的主要产品都是流量产品,但在人口红利趋近上限的情况下,公司的整体高速增长不能持续,尤其是中国广告市场整体增速在下滑,这恰好是字节的营收主力。无论对于业务前景还是公司估值,云计算都是个好故事。

在国内,5月20日,腾讯发布的2021年Q1财报数据显示,腾讯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47%至390亿元;阿里的云计算收入在2021财年Q4同比增长37%到167.6亿元。更重要的是趋势:2015 财年阿里首次披露云计算营收时全年收入仅12.71 亿元,到2021 财年已经达到601亿元,7年增长46倍,根据国信证券的预测,到2022年,阿里云计算业务估值将超过一万亿人民币,占据公司整体估值近25%。

当然,如果说尚待挖掘的利益和潜在的高难度让字节也有些举棋不定的话,对云计算业务的现实需求应该是推动它落子的最后一分力。

在字节跳动自己的业务上,截至2020年8月,连同抖音火山版在内,抖音日活已经突破6亿,全线产品月活过10亿;同时,字节对教育、电商的布局提高了业务的复杂程度。它具有很强的云业务需求。

起初字节主要通过与金山云、Ucloud、阿里云等伙伴合作获得配套服务。自建云首先更符合自己的内生需求。早前由于美国政策原因,字节海外产品TikTok被迫与阿里云结束合作,转向亚马逊AWS,这或许让字节意识到依赖于第三方云业务就要面临业务迁移等诸多不确定性。

更重要的是字节在To C之外利用To B业务打造第二增长曲线的梦想一直在。字节的两款核心To B产品飞书和火山引擎分别在今年5月19日、6月10日召开了对外大会,宣布了一系列To B产品和战略的布局,这表明了它在B端想要有所作为的愿望。

与C端不同,To B业务——或者称之为企业服务的根基在于底层技术领域,它彰显了一家企业提供服务的能力,包括稳定、易用、安全、有行业针对性等,是后续所有多元化服务的起点。云计算正是这样从提供硬件基础出发、建设服务生态的业务。字节跳动在建设了一系列相对独立的服务组件后,试图用云计算形成B端业务的初步闭环。

不过,这里或许要先给出疑问:即使字节实现了快速入局云计算,市场会被一个新玩家撼动吗?

字节跳动想上云,云计算市场会不会变天?

IDC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云计算市场占整体IT支出规模达13.2%,考虑到IT支出构成复杂、名目繁多,这个比重并不算小。但再结合渗透率的迟缓增速,问题就明显了——云计算市场的客户只有两种,一种是必须的、积极拥抱的,一种则是出于各种原因不太感冒的。前者早早进场找到了伙伴,后者则是难啃的硬骨头,只能慢慢消化。

字节是选择从稳定的合作关系中“抢”客户,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直接引领特定企业的云计算转型?似乎都不是什么好选择,也很难实现。原因在于,以B端为服务对象的云计算与C端产品的获客逻辑大相径庭。

由于B端客户对稳定、安全、差异化特性的要求,它们更愿意选择经验丰富、可靠性强的供应商。而新入局的玩家如果不能吸引足够体量的客户,就会缺乏可信案例,后续更难以在公有云市场立足,美团云与苏宁云被迫退出公有云市场正是由于做不出足够的成绩。

字节进军云计算,一开始受影响最大的只会是云业务需求强劲的自己,除非出奇制胜,否则搅动市场大概略显为难。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字节的云服务伙伴金山云一季度财报显示,字节是其收入来源占比排行前三的大客户,根据推算,其占比应在25%-30%,这意味着字节选择自立门户可能会“误伤”金山云,具体的结果则要到下半年才能揭晓。

总之,字节很难采取直接对标阿里、腾讯、华为的方式打响第一枪,它的方式或许是瞄准自身的差异性,先从侧面突围,争取一个竞争资格再说。那么,这条路是否好走?

云计算前景广但道阻且艰,字节跳动上云迷雾重重?

云计算这种重投入见效慢的行业与字节本身高速增长的互联网基因似乎就不匹配,即使是亚马逊和微软的体量也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资金缓慢建设才得以形成体系。亚马逊从2006年首次让云计算概念成型,到盈利总共花了10年;国内,阿里云也花了11年才实现千万元级别的微弱盈利。

可惜字节面对的难题不在时间,而在于没有时间。

在全球,亚马逊是首屈一指的云计算领导者,微软凭借生态建设奋力追赶,市场份额第三的阿里云盘踞亚太大本营;在国内,阿里一骑绝尘,腾讯与华为旗鼓相当占据第二和第三。

数据层面,IDC发布的《全球及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0年)跟踪》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IaaS市场中,AWS、Microsoft、阿里巴巴、Google、IBM位居前五,共同占据77.1%的市场份额。2020年Q4中国IaaS市场中,阿里云以40.6%份额遥居第一,华为与腾讯并列第二,中国电信和AWS位居其后,前五服务商共同占据77.4%的市场份额。

整个云计算市场已被巨头把持,无论建设资源还是商业资源,马太效应明显,谁会给后来者生长的时间?

一个显著的例证是,2017年华为云宣布开展公有云服务时,行业普遍认为它已经没有机会,现在同样的论调出现在了字节身上。不过,华为最终靠着常年与政企合作积累的经验、以及对通信制造行业熟悉杀出一条血路,字节靠什么改命?

美股研究社认为,基于推荐算法起家,相对于腾讯的社交化连接能力、阿里的技术底蕴、华为的安全、百度的AI,字节的优势在于“增长”——它将自己的定位明确在泛互联网、零售、汽车、金融、文旅、通用等消费型领域,避开了壁垒深厚的政企、医疗、能源等重型领域,最终的云服务路线必定有以获客与增长为重点的解决方案。

除此之外,云计算盈利对国内巨头来说依然是痛点和难点,尽管云业务毛利率普遍较高,但前期投入、中期维护、后期迭代的支出实在太大——IaaS+PaaS是重资产建设,腾讯云在2020年曾放话5年投入5000亿布局数据中心、区块链等,阿里则给出了3年2000亿的指引。如果基本盘已经比较完备的巨头都有大力加码的决心,还处在建设期的字节如果入局,或许会面临不小的资金压力。

结语

在火山引擎发布会上,字节跳动副总裁杨震原其实明确表示,对企业服务“三十年、五十年都要坚持做下去”,巨头的发展史已经证明,云计算领域没有增长奇迹,只有一步一个脚印。因此,当以传播能力强、业务追求快速高效闻名的字节决定将未来的一部分投入到一个缓慢上行的行业中,你就可以确定,它确实认真了。尽管To B和To C确实差异巨大,但阿里和腾讯两艘大船在云计算上都调头成功,更强调灵活的字节,自然也有属于自己的方向。答案终将揭晓,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来源:美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出处。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