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临上市被“釜底抽薪”,将成为下一个蚂蚁?

来源:产业新经济 时间:2021-02-03

快手离“短视频第一股”仅有一步之遥,却被卡住了脖子。

去年11月,快手启动港股上市,向“短视频第一股”发起冲刺。于1月15日通过上市聆讯,进入上市倒计时。如果以每股115港元的最高发售价计算,快手募资额将达到约420亿港元,规模超过去年在港二次上市的京东集团。

2月5日快手将正式挂牌上市,而就在临近上市的5天里,却被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一纸公告,让快手深陷版权纠纷。该公告指出,快手未经允许的使用的录音制品数量1.55亿个,涉嫌侵权的主要内容是短视频的背景音乐。涉嫌侵权短视频数量多达1万部。

公告内容显示,快手并没有按要求缴纳歌曲的版权费用,而是擅自使用,应按要求“下架”,而失去了音乐版权就意味着失去了短视频的半壁江山,这对于快手的短视频之路来说,无异于被卡住了脖子。

雪上加霜,公告不止对快手短视频的内容有所影响,更有媒体表示,苹果商店官方已要求快手尽快与音集协解决版权问题,否则App将会被下架。失去了iPhone阵地,意味着快手近几年规划的上浮之路,失去大量的目标用户,也会极大的限制了快手的上市想象力。

虽然目前还未有迹象表示快手上市会因此受到影响,但版权之争将是一个无法避免的一仗,那么快手会像蚂蚁一样,上市“夭折”么?

1“釜底抽薪”在这个“节骨眼”上,遭遇版权争端,快手该如何招架?

要知道,音乐几乎是短视频中“水电煤”一般的存在,而短视频平台有效的通过技术手段打破视频内容制作的门槛,低成本、可复制、易操作,诸多众创的背后,则有可能暴露更多的版权风险。

比如抖音快手中经常会发起翻拍活动,一条背景音乐可能经过几万次拍摄,上百万甚至千万级的传播,带动音乐伴随着短视频快速扩大,但与此同时,中国也在加大对版权的保护,随着监管趋严及用户违规将使得平台承担更多责任,个人信息、内容著作权将得到进一步重视。

所以音乐版权的保有量一直制约着短视频平台的发展。对于快手而言,想要更加正规化、合法化和自由地使用音乐,只有两条路:一寻求外部合作,二建立原创音乐生态。

2019年,快手和腾讯音乐达成合作,但快手依然无法拥有自己的版权,这意味着要承担高额的转授版权保证费,在这样的情况下,快手只有亲自下场打开原创音乐生态,才能够逆风翻盘。

而此时的快手想要进入音乐市场,实属不易。一方面,音乐版权之争已经逐渐定格且白热化,QQ音乐以绝对的优势占领了大部分的音乐版权,这让网易云都无法与之面对面“硬钢”,虾米也因此被挤出历史舞台。另一方面,快手的万年老对手抖音近几年频频出“抖音神曲”,形成了一种以流量带销量的原创音乐生态,近日更是推出音乐App飞乐,以新姿态进入音乐市场。

在这样的局面下,快手虽然紧追不舍,但在版权争夺上则越来越被动。

2018年4月,快手正式发布“快手音乐人计划”,音乐人不仅可以获得精准推送的流量支持,更有机会获得专业团队为自己量身打造的歌曲作品,并获得包括热门综艺在内的各类优质宣发渠道的支持。

去年11月,快手联合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全民K歌,共同发布“音乐燎原计划”,五大平台将整合亿万资源,旨在帮助更多音乐人出圈,让好听的音乐如星火燎原被听见。

但遗憾的是,在“原创音乐”上,并没有听到快手太多的声音,除了今年快手主播“giao哥”参与《中国有嘻哈》时,带着《画画的baby》走出去之外,也就再无其他。

自2019年9月,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就与快手反复沟通要求停止侵权,对权利人进行赔偿及建立版权合作,随后该协会起诉了快手。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涉及到的司法案件多达244个,涉及侵权行为的为51个,著作权的20个。

在音乐版权上的失利让快手失去了一部分话语权,但快手的想象力,并不止于此。

命系直播电商

音乐版权的缺失最终多大程度“阻击”快手上市还不得而知,这带来另一个直接结果就是,视频直播时代的C位之争,将继续悬而不定。

众所周知,快手上市不仅是为短视频第一股一锤定音,也是为直播电商第一股一锤定音。

虽然从交易额来看,快手远不及淘宝直播,但淘宝直播虽然体量庞大,也只是巨型阿里体内的一小部分,而快手直播电商的意义在于两点:

一个是直播电商业务对于快手的意义,从快手目前的收入结构看,2018年之前,直播业务贡献了超过90%的营收,虽然从2019年开始,在线营销和电商的收入占比开始快速扩大,但直播业务依然是大头,2020年前三季度,快手总收入达407亿元。其中,直播收入253亿元,线上营销服务收入133亿元,电商、网络游戏、在线知识分享等其他服务业务收入20亿元。

另一个是直播电商这条火热的赛道中,快手是仅次于淘宝直播的存在,在龙头老大淘宝直播单独上市的可能性还值得推敲的情况下,“业界老二”即将到来的上市是行业的最强兴奋剂。

资本市场的反应最能说明问题。

早在去年11月,快手传出上市传闻,相关公司股价就开始出现增长,在今年1月份上市只差临门一脚时,相关公司股价突然出现暴涨,其中网红直播板块最为甚。星期六、昆仑万维、盛讯达、祥源文化等。以昆仑万维为例,股价于去年年底12月29日触底反弹后,1月8日公司股价涨幅11.72%,此后持续震荡上行。

把视线拉回到快手本身,快手上市等于直接锁定了视频直播第一股这个宝座。

事实上,这也是即便有音乐版权的隐患,快手依旧被广泛看好的原因。虽然和抖音过去多年勇争短视频No.1,但短视频不是快手的一切,通过对直播电商的不断加码,快手对短视频的依赖程度,远远低于抖音。

融合了短视频和直播的快手,呈现出的是这样的场景。

根据艾瑞咨询,2020 年1—9月,全球范围内,快手是以虚拟礼物打赏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计最大的直播平台;以平均日活跃用户数计第二大的短视频平台;以及以商品交易总额计第二大的直播电商平台。

快手的活跃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超过86分钟、日均访问次数超过10次,在快手应用上传的短视频每月平均约11亿条。据统计,快手平台上90后、00后用户占比达到70%以上,超3/4的用户是85后。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90后和00后总人口3.3亿左右,也就是说,快手覆盖了大部分90后、00后人口。

最年轻的90后,已经21岁了,他们即将成为消费者的主流人群。

而这是快手上市最大的想象力。

作者:十三l

文章来源:产业新经济(ID:yinghoo-tech),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457oUPSm7MBZ5OwXz2thRw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